鬼手书生 - 分卷阅读59 媳妇再艹我一次(H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nph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龙二被龙四扛着,担心地往回望:“我们去哪儿?大哥一人对付得了吗?把我们放下,你们去帮他吧!”

    龙四噎他道:“嘟嘟嘟嘟嘟,嘴就没个停。你走的时候倒是风光,怎么没想是不是对付得了?”

    龙二轻声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!”龙四叫起来,“我的宝贝二哥哥,怎么说你一句马上就道歉,你再这么可爱我要亲亲你的腋毛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龙四背后一冷,回头一看,荀景钟正盯着他。

    龙四:“宝贝二哥哥,那就是你情郎?哎呀没想到,居然真的是情郎不是情妹妹?”吸溜,“仔细一看也是枚又帅又壮的好男儿——”

    龙四与龙三停下,将肩上二人往地上一放。龙二正待从地上爬起来,却见他的师尊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,如一棵挺拔劲松,肃然看着他。

    龙二结巴:“师师师尊?!”

    段伯成:“我不是你师尊。”

    龙四摇头:“你这次把师尊的心伤透了。但师尊还放心不下你,才率我们来相救。”

    龙二一听就要哭了:“呜呜呜!”扑上去抱住段伯成的腿,“师尊我错了呜呜呜呜!”

    段伯成一脚把他踢翻:“养你还不如养块叉烧!”

    龙四:“矮油~女大不中留啊——”

    荀景钟: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荀景钟过去,默默将龙二扶起来。段伯成如寒冰似的双目便落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龙二也不知道是该介绍一句还是立刻自行消失,正在纠结中,荀景钟已经揖道:“见过段教主。在下荀景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毒门大弟子的名字总还是听说过的。段伯成用鼻子回了他一句,算是给足了面子了。突然又一脚把龙二踢翻:“居然还是个男人!”

    龙四同情摇头:“儿媳跑了,来了个女婿。”

    便在此时,不远处传来打斗声。段伯成听到那声音,便站了起来,不紧不慢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。走到山崖边,便见那不深的沟壑中缠打的二人,正是他的大弟子龙一和他曾经的师弟向南。

    段伯成朗声道:“向南。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龙一一听到那声音便收手,向后跳了一步:“向门主,得罪了。”向南也停手,抬头看去,山崖边站着数人,为首那个正是段伯成。向南面色一变,冷笑道:“没想到堂堂段教主也会耍这种手段。”

    段伯成笑道:“师弟说笑。我并不是来埋伏你,不过是寻你来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向南:“这就奇了。说你我不必再见的又是谁。”

    段伯成客气道:“我的不是,说话太不严谨。我来此处,问你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段伯成指向荀景钟:“他。”

    第50章 最终章:世事无常

    向南讽刺道:“不愧是当了爹的人,还操起父母的心了。这人我若是不给呢?“段伯成道:“你便问问孩子自己是要跟谁罢。”

    向南神色严厉:“阿钟。”

    这二人间又流露出一股排他的,电光火石的氛围。一圈小辈都不敢吱声,荀景钟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段伯成道:“你总不见得要这样跟我争一辈子吧。”

    向南一挑眉:“说的好啊。”转头指着龙一,“那你用你的大弟子,来换我的大弟子,如何,你肯吗?我将他培育这许多年,人叫你说带走就带走,你可真是痴人说梦。还以为这是二十年前,你说什么要什么,我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段伯成笑道:“便是二十年前,也是你比较任性罢?”

    龙二小心翼翼插嘴:“其……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被龙四掐了一下,又赶紧识相闭嘴。

    段伯成接着道:“向门主言重了。我已将我这徒儿逐出齐光教,从此以后他便不是我的人。荀景钟自然也不会入齐光教。他二人要何去何从,是他们的事。我不过是最后再多管个闲事,替他们求你放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向南不信任道:“我还不了解你吗,段伯成。对你没好处的事,你怎可能去做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指责,段伯成并未生气,反而眉间皆是悲悯神色,如慈父一般。温声道:“阿南啊,我已变了。你却没变。”

    向南听他叫起这名字,眼睫一动,神色有所松动。

    “你我二人之事,何必要牵扯到小辈。他二人为真情连命都可以不要,何必令他们重蹈……”是想说重蹈我们的覆辙,想起有小辈在身边,便将后面的话咽下了。

    向南有所触动,沉默片刻,锐利目光看向荀景钟,这次不再是威胁,但仍厉声问:“阿钟。你真的要走吗?”

    荀景钟单膝跪下:“望师尊成全。”

    向南道:“好,好。左右你也活不过明日,想走去哪儿,便走去哪儿罢!”拂袖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龙二一听就慌了,抓住荀景钟的胳膊:“阿钟哥……他说什么活不过明天?”一顿,自我安慰地问,“是不是说出来吓唬你的?”

    荀景钟低头不语。段伯成道:“断肠催魂丹吗。”

    荀景钟点头。龙二一听这名字,吓道:“断肠……居然是……阿钟哥,原来……你说不要再见面,是怕我知道吗?”

    荀景钟低声道是。龙二腾地立起来:“我去找那混蛋要解药!”

    被段伯成一把拉住:“不许去。去找死吗?”

    龙二挣扎吼道:“别拦我!”而后脖后一痛,被劈晕过去。

    客栈房内。

    龙二听到一声咳嗽,醒转过来。便看到荀景钟咳出一口血来,用手一抹,鼻中也流出血来,摸得半边脸都是血。

    龙二惊得跳起来,一看师尊和师兄弟都在屋内。有人敲门,师尊的侍从送了两碗热气腾腾,浓稠油绿的汤汁上来了。

    龙二色变:“化尸烂肠散!师尊你!他都要死了你不用这么欺负他吧!”说着就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碗送到荀景钟手边,段伯成道:“我赐你痛快一死。”

    荀景钟正忍着腹中绞痛生不如死,看着那油绿的汤汁,目光一暗,迟疑地端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!”龙二待要站起来阻拦时,荀景钟眼一闭,一口已经下肚。

    “噗!!!!!”然后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很难吃啊!”龙二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需多问,喝。”

    未来岳父的命令自然重于山。荀景钟一咬牙,仰头一碗亮底,然后强行点住喉头才没有全数吐出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