黛妃 - .皇位是我的,你也是我的 龙袍下的她 黛妃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nph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距离狩猎被掳那天其实已经过去五日了,只是这几日楚娈一直被药物所致昏迷,今日方醒来。楚祯甩袖离去后,便是接连五日不曾出现,楚娈原本还没底的心,现在有了些许定数。

    楚祯这么些时日不出现,只能说明他们的计划并不顺利,若是早就取得帝位,她也不会完好的被关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容钦啊容钦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睛虽盲了,熬过几天也习惯了,摸了摸身上侍女给换的裙裳,澜裙上的珍珠玉石还甚是华贵,低喃着容钦的名字,倒是第一次这么盼着他出现。

    阉党横行多年,朝中坊间皆时怨言满载,也就是近两年容钦掌权后改善了些许,可是只要打着推翻阉党的名头,响应者只多不少,所以这次的事态也算是生死存亡之际了。

    容钦若能活着回京,她再拿出虎符,一切还有回旋余地,他若是没了命,那就是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楚娈怕是不怕,就是愁的慌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就说这皇帝做的没意思,临到头了还是逃不过要命的结局。

    用过午膳后,消失几日的楚祯出现在了屋内,不知是带了什么花,浓郁的香气溢满了偌大的室内,看着孤坐在榻畔的楚娈,他心情极好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这花是我精心育了多年的,陛下喜欢吗?唔,我倒是忘记了,陛下的眼睛看不见……多好,看不见了你便哪里都去不得了,这花就闻闻味道吧。”

    楚娈咬了咬牙,这个王八蛋比容钦还狠!

    他将折断的花枝放到了楚娈怀中,离了活木的花和她这困在笼中的鸟何其相似。

    “娈儿真美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目光是久久也不曾离开楚娈,在见过她穿女装后经年都不曾忘记那惊心动魄的美,现在她终于又穿上了,乖乖的待在这里只给他一个人看,阴鸷的眸底是再也化不开的满足和激狂。

    楚娈恶心的不行,察觉楚祯俯身朝她靠近,略显苍白的唇微微弯了弯,抓起大捧的花枝便砸了他一脸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前几日被她抓破的伤口还不曾愈合,脸上又被花枝这么一打,楚祯疼的倒抽了好几口冷气,方才还炽热的眼神终于淡了些许,大掌从绣着金丝蛟龙的宽袖下伸出,一把擒住了楚娈的手腕。

    腕骨纤细,雪肤白皙,抓在手中忍不住捏紧几分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他低喝了一声,在楚娈不甘的停下挣扎后,便用指腹轻摸着微凉的玉润,讥讽的说道:“陛下莫不是还想等容钦回来?呵,知道今日我为何心情如此大好么?瞧我这记性,都忘记告诉陛下了,容阉逆党已然伏诛,他估计到死都以为要杀他的人是陛下呢。”

    楚娈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你,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与父王用了十年的心血才建立了共济会,没想到容钦半月就打到了总坛,此人不除天理难容,我便让人假扮成锦衣卫带了圣旨去诛阉佞,便是用陛下的箭,射穿了容钦的胸膛。”

    他刻意说的缓慢明了,多年的机关算尽终是成功了,如何叫他不得已呢。

    酸涩苦辣齐涌,楚娈也分不清那是什么感觉,她颤着手抓紧了榻栏才勉强稳住发软的后脊,茫然的问道:“他的尸体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那样的人,怎么可能就轻易死了?

    见楚娈惶然落起泪,楚祯不禁冷哼了一声:“陛下可是难过了?放心,迟早我会将他的尸体放到你面前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何意?”楚娈倏地抬头,她看不见东西,却瞪大了眼睛,涣散的瞳里是悲伤还有迟疑。

    她眼睛蓄满泪水的模样很美,美的让楚祯下意识说了真话:“中箭后他掉下了山崖,我已经让人去找了,那里山势复杂,要想找到尸首须得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沾了泪珠的长长睫毛微颤,很快,那双美丽的眼睛竟然笑着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会活着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肯定的说着,可怕的是,这亦是楚祯的想法。

    楚祯一愣,转瞬便是无尽的怒气上涌,将楚娈从榻畔一把拽起来,逼近了她的脸,暴怒的吼着:“他死了!死了!皇位是我的,你,也是我的!”

    楚娈闭上了眼睛,再没了方才的失措,莞尔道: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差一点楚祯就快要被气炸了,他不该告诉她的,他应该让她绝望,让她再也生不出半分希望,尽管心中充满了不安,他现在只能强行安抚自己。

    没事的,很快他就能找到容钦的尸体,他要让楚娈永远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良久后,他抱住了她,似笑非笑着说着:“娈儿,堂兄生气了……别怕别怕,我让他们取药来吧,容钦能给你的,我也能,他不能的,我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那别有意味的话,让楚娈本能的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作者菌ps:昨天感冒了,今天退烧才码字,九点补一更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