黛妃 - 分卷阅读3 龙袍下的她 黛妃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nph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楚娈意识到不对,想要挣扎,却被容钦如玉修长的手指掐住了下颌,连脑后都被他用手重重的固定着,初初的吻有些生疏,在尝到苦涩后的第一抹香甜时,男人的本能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细细绵绵的吸嘬,交合着两人的口涎,她弱弱的呜咽,他大力的掠夺。

    咕噜!

    差点窒息的楚娈大口的吞咽着分泌的液体,脑中一片嗡鸣迷乱,搅在口中的湿腻终于缓缓离开,她却像是在地狱里走了一遭,惊心动魄,后背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容钦有着异于常人的美姿仪,品尝了小皇帝的龙口后,那张清俊不似人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人情味,热切的情欲浮动很快又消失不见了,微红的薄唇侧笑意很浓,似乎愉悦又贪婪的不满足。

    “陛下怎么能骗微臣呢,明明是甜的。”

    软软的甜,入骨的甜,让人想要发狂的甜。

    楚娈已经吓哭了,张着被男人啃过的嘴儿惶惶无措,而罪魁祸首竟然还在大放厥词,她颤着手儿下意识的朝容钦脸上挥去。

    僵直紧绷的柔荑打在风雅高贵的脸上,便是清脆的一声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容钦微微侧首,不甚明亮的光线下,清雅俊美的侧颜笼上了一层阴翳,凝结的死寂空气中,他缓缓转过头来,轻轻握住楚娈打他的那只手,摩挲着纤细凸出的骨骼,只要他一用力,这小小的手腕必要断碎。

    “陛下好大的脾气,是觉得臣尝不得你这御口?”

    楚娈生来胆子不大,在冷宫被林氏战战兢兢养了十来年,性子也是软的可怜,加之这半年见多了容钦的狠毒行事,更加惧怕这个男人,方才那一巴掌打完,她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心跳猝然的看着自己的手,湿漉漉的明眸眨都不敢眨,生怕再睁开眼睛自己的手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手如此娇软好看,用处还多着,臣怎么舍得断了它呢,乖,自己把嘴儿张开。”他松开了她的手,却又掐住了她的后颈,将她掌控在手中命令着。

    楚娈有些愤懑恐惧,病晕乎的脑子这会乱的更厉害了,察觉到颈后的手掌在加重力度,便颤颤巍巍的张开了嘴,粉唇早已被容钦吮的艳靡,银丝乍断,两排莹白齐整的贝齿甫一分开,娟娟秀媚的小妙舌躲无可躲的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容钦挑眉,清隽的波光溶在眼角,洗退了戾气,多了一分温和。指尖勾勒着丹唇,捻着似花瓣一样的粉嫩,将自己的手指放进了她的嘴里,暧昧的去触摸檀口里的每一处,又好整以暇欣赏着小皇帝玉容上的每一丝变化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她究竟是多厌恶他,这个可怜的小家伙现在愈发擅长伪装了。

    “含住。”

    骨节分明的手指搅的唇舌发痒,微凉的指腹有一层薄薄的茧,磨的楚娈舌尖生疼,紧蹙的眉头用唇含住他的手指,病态绯红的脸儿簇着春花灿烂的浓艳。

    正文 强吻

    楚娈克制着抗拒,学着乖巧的含住容钦的手指,由着他一遍遍在她口中轻缓插弄,本是平常无奇的举动,偏偏被他抽动的有些诡异的淫糜。

    指腹磨着娇细的唇,用别样的方式感受着她的嫩滑,皓齿鲜润,插的稍入些,小小的舌都在颤,搅着温腻的口涎,容钦又加了一指进去,逗玩着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似胭脂晕染的唇费力的张着,明显是吃不下这一双手指,一缕晶莹的水液顺着细长的手指便淌了出来。楚娈轻呜着,眼角压不住的红了,小手紧紧抓住容钦身上的衣袍,织金的飞鱼繁复,膈的手心生疼。

    “陛下若是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臣,怕是不止插这处了。”

    他含笑低沉,清润的目中多出的一份炙热,是往常绝不会出现的。

    楚娈自是听不懂这话的意思,口涎淌的多了,也羞耻的极,顾不得乖巧去抓住了容钦抽动的手,绣龙飞凤的中衣单薄,撇去口中这烦人的手指,双股间抵着的硬物才叫可怕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在危险中绷紧发僵。

    容钦将手指退了出来,曳长的银丝剔透,上头还沾着茉莉桂蜜的香,约莫是这几日给楚娈喂了香丸补身子的缘故,极是洁癖的他,也忍不住将手指放在唇前用舌头舔了舔上头的晶莹。

    那是方才在她口中尝过的香甜。

    “陛下口儿里的龙涎味道极好,臣甚喜欢。”他姿容俊美昳丽,便是做出这等尝别人口水的事情,也是优雅悦目的好看。

    这不要脸的死阉人,楚娈被他如此变态的举动恶的气鼓了桃腮,掐住后颈的手方一松,以为他是要放过她,却不防备被容钦扣着细腰,一把按在了龙床上。

    “放,放肆!”

    她只来得及喊出这两字,陷在柔软如云端的龙衾里,转瞬就被峻拔英挺的男人压的动弹不得,贴合的距离太近,连呼吸都混乱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容钦更骇人,温热的舌舔在她丽色红艳的唇瓣上,馥郁冷冽的气息扑面,有些急促,有些炽热,吻着上唇抵着贝齿,用他的力度逼开她的所有抵拒。

    “唔~不!呜……”

    他尽情释放着和他外表不符的蛮狠,昔日的清冷外表在此时都毁之殆尽,藏在下面的猛兽狂嚣,压着香软的少女,重重的吻,深深的吸,贪婪的占有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喘息渐重,双手揉摸着女孩纤细的曲线,她在颤抖,甚至在哭泣,可惜他的口舌已经将她吃的牢牢,不予逃离的吸吮。

    这样的吻激烈又可怕,生吞活剥的舐着她的蜜汁,吸着她的芳息,楚娈用力的捶打着容钦的肩头,被他夹在腿间的软腰也一个劲儿的扭动着挣扎,他强势的占据了她的呼吸,口中翻天覆地搅动温腻湿的火热,水润的嘬弄声在她口中淫乱不断。

    待她哭的声弱了,打的手也软了,他才恋恋不舍含着她的嫩唇退出分毫,让新鲜的空气渡入檀口,零距离的感受着她的娇促喘息。

    “如此倒真是吐气如兰,馥雅诱人了,怎么办,陛下的龙口臣是如何都吃不够,还请陛下垂怜,多哺些龙涎于臣吧。”

    他惯来在她跟前都是以臣自居,算是恪守着君臣之礼,唯独这样的时候,他再自称为臣,恼的楚娈满脑子都是平生能想出最恶毒的词汇来,千百年来,有哪个臣敢将皇帝压在龙床上又亲又摸!

    容钦显然是有恃无恐做了第一人。

    将将吻的热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