黛妃 - 分卷阅读1 龙袍下的她 黛妃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nph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正文 楚娈

    安化十五年时,天下甚不太平,仁帝任用阉党,致使大权旁落,内阁式微,权阉横行,国本无立,百官众臣半数尽受杀戮……

    初春的天还寒的很,簌簌冷风吹的树上冒新芽的枝条乱晃,可不论怎么晃,上头挂着的白蝶纸鸢就是落不下来,站在树下的楚娈歪着小脑袋,委屈的嘟囔着嘴儿。

    “爷爷,爷爷!取不下来了!”

    破败的小院落不大,除却光秃秃的树丫子黄了叶儿的杂草,两道长廊过去,就是间堪堪能挡风的青瓦屋子,墙皮剥落的厉害,透出了里面的黄土和杂石。

    屋檐下穿着单薄鸦青棉衣的老宦人目光浊浊的抬了一眼,上了年纪也不敢乱走动了,瞧着远处扔了一条起了青苔的竹竿,指了指。

    楚娈欣喜地忙跑了过去,那竹竿似乎是去岁扔在这里的,她身量不高,拖着竹竿过来还有些吃力,抱着去戳纸鸢的手儿更是细的可怜,颤颤巍巍终于是把纸鸢弄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呼,可算拿下来了,不然以后就没得玩了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模样随了她那倒霉的娘,空有一副倾城貌,却没个主子娘娘的命,两道柳叶黛眉,一双盈盈杏眼,天生唇红齿白,咧着嘴儿一笑,活像极了四月开的桃花儿般,幸的年纪还小,眉眼未曾长开,且因为长年累月的营养不良,瘦的脸儿发黄,身子骨又干又憋。

    “哎呀,被树枝刮破了。”楚娈摸着绤布糙做的纸鸢,中央竹篾浆糊的地方破了个洞,心疼的直皱眉。

    老宦人慢步下了台基过来,接过去瞧了瞧,看着快要哭的丫头,赶紧哄她:“无事的,还能放,若是放不了,再托小安子弄一个便是。”

    楚娈恹恹的点了点头,活在这无人问津的冷宫十来年,唯独小安子会常来接济一二,她能与老宦人活到如今,那小安子才是居了大恩情。

    午时过了好些时间,老宦人才去取了午膳慢慢回来,瞧着楚娈蹲在石板地上练着字儿,就唤了她一声:“丫头快过来,今儿有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楚娈两步跑了过去,肚子早就饿的发慌了,一看那盖了肉的饭碗眼睛亮的灯儿似,嬉笑着:“莫不是宫里头有什么喜事,这么些肉,真香!”

    虽说都是旁人吃剩下的,到了他们爷俩的嘴里,也就成了难得的美食了,往日多是些清汤寡水,若要见荤腥,还得是宫里头遇着喜事才行,再便是小安子私送肉食。

    “打听了下,是靖国公府的穆大将军平乱回来了,宫中设宴呢。”

    也没问是谁主持的席面,无论是这些事还是人都离楚娈远着呢,刨吃着碗里的油米饭,才是满足的事儿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却是不见小安子人来,楚娈穿着稍厚实的棉衣站在风口处张望久久,这衣裳也是年初小安子送来的,虽说是小内侍们穿的,楚娈穿着也格外贴身。

    她的生母林氏本是宫女,十二年前为醉酒的仁帝所幸,彼时仁帝有一宠妃班氏,班贵妃生性极善妒,人至中年更甚,见不得皇帝宠幸别的女人,那夜后,班贵妃竟然命人当着仁帝的面,将受幸的林氏扔进了宫湖中活活溺毙,仁帝当场受惊,自此龙体败落。

    班贵妃自觉失格,便将此事遮蔽一二,成了宫闱密辛,楚娈也是后来听到小安子说,才知道这些往事。她生母本性懦弱,从不讲这些事与她,甚至连她是如何命大不死,进入冷宫生下孩子,均是绝口不提。

    大抵是被班贵妃吓破了胆子,林氏养着楚娈的这些年也是分外小心翼翼,不敢让她出冷宫半步,生怕被班贵妃知道,要将她的孩子再给溺杀了,哪怕只是个公主也不敢透露出去一丝。

    直到两年前林氏生了一身怪病,横身赖疮容貌尽毁而亡,直接被人当做普通宫女拉去了净乐堂焚烧……

    至于那老宦人,则是早年就活在冷宫中的了,内廷秘事多是不可知。

    忽而楚娈一惊,瞧着不远处的簇簇人影,吓的忙往院子里跑。

    “爷爷!好多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惊慌中的楚娈并着老宦人被人拽到了院中,破败的小院里站了不少人,生平第一次见着如此阵势,楚娈吓的抱紧了老宦人,却不妨被人单独提了出来,扯走了几步狼狈的摔坐在了地上,两人正要架起她时,突然停下了动作。

    接着,楚娈只看见有人正朝自己走来,一双金边麒麟皂靴踩的地面生响,滚着织金的大红色飞鱼服下裳摆微动,华贵异常,气势颇严。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冷淡淡的四个字如暮钟般震耳,却也是楚娈生平听过最好听的声音,一时间竟是忘记了怕,瞪着眼儿就抬头往上头看。

    那一眼后,人也就痴了。

    这是楚娈第一次见到容钦,毕生难忘。

    这一年,她十二岁,他二十四岁。

    作者菌ps:新坑开始,感觉越来越清流了,男主年龄有点大,属于半养成吧~喜欢的亲收藏起来哈~

    正文 容钦

    许是冷风吹的厉害,那男人一靠近,楚娈只觉得更冷了,浑身禁不住打起了摆子,怯生生不敢再看那双冷清的桃花眼,却不妨被容钦勾起了下颌。

    她低垂的眸隐隐能瞧着那双手,骨骼匀称分明,从肉里透着几分玉色的润,秀气却又很是危险,捏地她下颌疼的紧,他却似不曾用力一般,左右看了看她的脸。

    末了才松开就接了旁侧人递来的洁布,擦了擦方才捏了她的手,似同是沾了什么秽物。

    楚娈瞧着被随意丢弃在地上的绢子,自尊严重受辱,咬着牙根恶狠狠的瞪了容钦一眼,打定主意要恨上这个家伙,哪怕他生的很美。

    容钦沉沉一笑,目中带着瘆人的凉意,不甚正常的白皙面庞并没有多少表情,再次走近了楚娈身边,看着只及他胸口下的丫头。

    “所有用这样目光瞪我的人,只有一个下场,殿下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楚娈艰难的仰着头,心中虽然莫名有些恐惧,却还是胆大的继续瞪着,空气似乎都凝结了,沙沙风声而过,片刻后,那冷眼凌厉看着她的男人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仿佛冰山融化一般,笑的温润如玉,笑的昳丽优雅。

    “往后殿下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,这次再也没有用绢子擦手了,织锦妆花的袖子扫过鼻间时,楚娈闻到了淡淡的木荷香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