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鴻 - 分卷阅读97 春雪逝目录已完结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nph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没有办法.听闻孙儿甚宠何令雪,最后还是收书给素未谋面的孙媳,敦促小俩口定要回京过年.

    虽然陆峻嘴上不说,可何令雪也知道夫君不回京是为了自己,所以心中也甚是过意不去.最后还是劝了陆峻很久,反正就是回京过个年,她还能给侯府的人吃了?陆峻想了又想,才勉强同意.

    从北河城到京城,差不多就一个月的路程.陆峻离去前,要交代诸多军务,一连五晚都宿在军营,待得出发前一晚才回府,翌日又再起了个大早启程.

    陆峻看着满地积雪,皱了皱眉,忙让人取了披风,将何令雪裹得严严实实,才一把抱起她踏出房门.女子看着一旁见怪不怪的下人,甚是羞赧,小声在陆峻耳畔道:"将军放妾身下来,下人们都在看着呢.妾身自己能走."

    男人冷着脸,不为所动:"我自顾自抱着妻子,关他们什么事."待得将何令雪安顿在马车中,又向府中管事吩咐了几句,他才钻进车内,挨着女子坐下.

    何令雪白了他一眼,抱怨道:"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?这许多人面前..."

    男人一洗在外人面前的冷淡,笑吟吟地道:"我疼着自家夫人,还需要向人交代吗?"说着己搂着何令雪深吻起来,他的舌头一下子便钻进女子的檀口中,就如他行军打扙般,尽是侵略的气息.

    陆峻需索得急切,就像久饿的野兽,何令雪有点招架不住,身子想往后退,却又无路可逃,只得以双手抵在男人胸前唤道:"陆郎...陆郎..."

    男人的手不知何时已伸进女子的衣襟中,寻了那软绵的浑圆.他时而揉搓,时而以手指轻提慢捻着乳首,惹得女子一阵哆嗦.他这几天在军营中,待得夜栏人静时,身子都在叫嚣,脑中满是和何令雪欢好的画面.昨夜回府已晚,又怕翌日早起累着妻子,这些香艳的念头都给硬生生压了下去.此时他可不想再忍了,总得拿点甜头再说!

    本来只想亲她一个,手却不听话地钻进衣裳底下.手中握着女人的乳儿,又觉意犹未尽,便解了她的衣衫,将那碍事的兜衣推到乳房之上.密密麻麻的吻从那红艳艳小嘴蜿蜒而下,经过颈窝和锁骨,再来到那朝思暮想的丰盈.他埋首于一双玉兔间,流连忘返.男人此时起了性,便再也回不了头,一手探到女子的腰间,解了她的亵裤,就寻到腿间的溪谷.

    女子的手指都插进男人的发间,细碎的呻吟自那花瓣般的小嘴溢出:"陆郎...不要...这还在官道上..."

    陆峻凑到女子耳边,可怜兮兮地道:"小雪儿就允了我吧.为夫这几晚在军营中孤寝难眠,每晚都是饥肠辘辘的,再不好好吃上一顿便要憋死了."他握着何令雪的手往早已苏醒的巨龙上放:"你就怜悯一下它,它想你可是想得紧."

    何令雪握着男人的火热,脸上一红.这人和她私下说话总是没羞没臊的,若是让他的部下得知,恐怕是死也不信.

    她知道陆峻是体贴自己,故昨夜才没有索欢.可这时在马车中,前后一行十余廿人,她宁可昨晚累死,也不愿在众人面前出羞.

    "外面还有这许多人..."

    陆峻亲了亲她的眼睛:"小雪儿不用担心,我就轻轻的,绝不会让人知晓."边说手指已探进桃源洞中,只觉入手湿濡."看来小雪儿也掂念为夫呢."

    何令雪只羞得将脸埋在陆峻的颈窝处.陆峻向来是个坐言起行的性子,见娘子不再反对,便分开了她的细腿,攥着玉茎,让龟头在穴口处蹭了蹭,醮了点蜜水,才缓缓向前挤.

    所谓小别胜新婚,以往陆峻也时有宿在军营,回府后在欢好之际,总是如疾风暴雨,情难自已.可此时见女子皱着眉,咬着唇,就怕弄痛了她,只能强忍着一下根尽的冲动.他怕她咬痛自己的嘴唇,低头便噙着那香软的小嘴.她口中的甜蜜,怎么吃都不够.

    待得尽根,陆峻也不敢轻举妄动."小雪儿是痛吗?怎么老是皱着眉?"

    何令雪半张着水眸,道:"陆郎,你别问了...你要便快点..."此时陆峻才恍然,小雪儿是怕自己娇吟外泄,让一众随从猜到车内春光.

    "你别咬自己,要咬便咬我."见陆峻洞悉自己的初衷,脸上霎时如火烧.她也爱着这男人,怎会不想他?

    男人扒在女子身上,好让她能咬着自己的肩膀.腰臀耸动间,手握玉乳,将多日来的思念都附诸水乳交溶的一刻."小雪儿!小雪儿!"他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她的名字.她的一切,早已刻入他的骨髓中.

    他感到那紧致窄小的甬道包裹着自己的硕大,里面一张张小嘴像咬着他不愿放开.他多想狠抽猛入,却又怕女子隐忍得更是难受.于是他只能轻风细雨,却迫疯了自己.虽然没有多大的动静,他却早急得出了一身汗.

    男人这样轻磨慢弄的,行事反而比平时更持久.待得他终于在花壶中释放了,何令雪已不知丢了几次,人早已瘫软在陆峻怀中,身子也湿得如从水中捞出来一样.

    陆峻看着娇喘细细的女子,就怕她在这大冷天会着凉,忙拿出一块方帕帮她揩干身上的汗水,边亲着她的发鬓:"是为夫累着娘子了."

    何令雪嗔了陆峻一眼,道:"我这样子,待会还怎么见人?"

    "为夫怎能让人看到娘子的娇态?小雪儿放心便是."却原来陆峻让人寻了一家客栈,中午就在那儿打尖.他要了一间上房,就说夫人不胜车上颠簸,虽歇上一歇,方才上路.众人面面相觑,这才一个上午,将军夫人是小瓷人不成?可大家也习惯自家将军对夫人那没边没缘的宠爱,根本就是捧在手上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.只是这样子"赶路",怕没有两个月也到不了京城,这年恐怕也得在路上过了.

    番外(二) 宁阳候府 (剧情没h)

    陆峻仍是用披风裹好何令雪,也懒得理会客栈一众目光,径自抱了女子到楼上的厢房去.店家早已在房中备了热水,陆峻就要帮何令雪沐浴,女子气得捶了他一记粉拳:"你还作乱得不够吗?我都没法见人了.你快让小翠进来,收拾好后才好赶路."

    陆峻知她害羞,又亲了她一下才施施然出去.

    "小姐,你可是在路上给颠着了?"小翠甫进来便忧心地问.待看清楚自家小姐罗衣轻解,发髻凌乱的模样时,心下了然,脸也不禁红了.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